用户名:  密码:      注册
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| 收藏 高中版  初中版  教育教学研究  
您的位置:作文成功之路 》 定点钻探

父爱大看台
时间:2010-06-22 来源:大庆作文 编辑:大庆作文 查看次数:1365

江苏 张悦群 编写

【深沉的父爱】
  父亲对子女的爱为什么表达得那么含蓄?因为父爱与母爱不同,父爱深沉,侧重于对子女未来的寄托和对儿女成才的渴望上。
A


最好的礼物
【美】艾伯特.豪斯


  喜剧演员戴维·布瑞纳出身于贫困但很和睦的家庭。可是,在中学毕业时,他得到了一份难忘的礼物。
  “我的很多同学得到了新装,有些富家子弟甚至得到了新的轿车。”他回忆说,“当我跑回家,问父亲我可以得到什么礼物时,父亲的手伸进了上衣口袋,取出一样东西。我伸过手去,他把礼物轻轻放在我手上——一枚硬币!”
  父亲对我说:“用这枚硬币买一份报纸,一字不漏地读一遍,然后翻到分类广告栏,找一个工作。到这个世界去闯一闯,它现在已经属于你了。”
  “我一直以为这是父亲同我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。几年后,我去部队服役,坐在散兵坑道认真回顾我的家庭和我的生活时,我才认识到父亲给了我一种什么样的礼物。我的那些朋友得到的只不过是轿车或者新装,但是父亲给予我的却是整个世界。这是我得到的最好的礼物。”
(《青年文摘》1996年第8期)
【品 评】
  许多同学们得到了价值可观的礼物,戴维·布瑞纳只得到一枚硬币,所以感到非常失望!后来,他在部队服役时才认识到父亲“给予我的却是整个世界”。一枚硬币竟然等于整个世界,其中蕴涵了多么深刻的道理,包含了多么深沉的父爱啊!他的父亲不为贫穷困扰,鼓励儿子“找一个工作”,“到这个世界去闯一闯”,这种深沉的爱影响了戴维·布瑞纳的一生,乃至使他成为著名的喜剧演员。
这件小事,耐人寻味。当今那些被父母娇养惯了的孩子们,你们多么需要这种“一枚硬币”式的父爱啊!


B


 五元钱的故事
李丛峰

  5元钱能干什么?那一天我突然问自己。我4岁的女儿听见了,大声地说可以买两支冰淇淋。我什么也说不出来,我想起了父亲和5元钱的故事。
  那一年父亲上完小学,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一中。正当他满怀希望地迎接新学年到来的时候,我爷爷对他说,别上了,在家里割草吧。父亲的梦一下子碎了,他整天哭泣,并拒绝干任何事情。爷爷没有办法,最后说,你自己挣够学费,你就上。
  学费是5元,对今天的孩子来说只是两支冰淇淋的价格,但对30年前的父亲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爷爷说这句话其实压根儿就没想让父亲上学。
  父亲沉默了好多天,最后拿起镰刀,第一次向命运挑战。他冒着盛夏的酷热,钻进田间地头给生产队割青草,有时一天下来割的青草捆起来比他人还高,足足100多斤。100斤青草,生产队结算5个工分。那两年一个工分大约合5分钱,这样父亲一天能挣到0.25元,20多天就能挣够5元钱。他一遍又一遍地计算着,仿佛登山者不断地抬头看着与山顶的距离。最后,父亲离目标只有一步之遥,再割100斤青草,就凑够5元钱了。
  那天早上父亲起得特别早,他激动地走在田间小道上,仿佛看到了自己已身处课堂。那一天特别炎热,但父亲已顾不得了,拼命地割着草。汗水湿透了衣服,最后他感到头昏脑涨,迷迷糊糊一刀割在腿上,他倒在地上。等他从病床上爬起来的时候,已开学半个多月了。而爷爷说,为了给他治腿伤,花了十几块钱,学上不成了。
  在记忆中,每当我跟父亲要钱的时候,他从来没有说过不给。甚至在外求学时,我想喂一喂肚子里的馋虫,却说谎要订复习资料,父亲从未问我什么,而是东挪西借也把钱如数寄来。直到有一天,父亲给我讲了5元钱的故事,我后悔地跑到校外树林里,把头撞到一棵小树上,让疼痛减轻我内心的愧疚。从那时起,在校期间我便再也没有吃过食堂以外的任何食物。
  我感谢父亲给我讲的故事,让我再告诉我的女儿吧,也许长大了她会说5元钱能做很多事情,甚至,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。

【品 评】
  中国教育素有严父慈母的传统,父亲教育子女往往喜欢体罚,但是,结果常常事与愿违。而这篇文章中的父亲用了一个令人辛酸的故事,感化儿子。这种教育方式与良好的教育效果,源于深沉的父爱。

【无私的父爱】
  父爱是含蓄的,深沉的,更是无私的。这种无私的表现,是常人难以做到的。
A


压  岁  钱
马贵明

  快过年了,爹决定到县城卖一车木柴。
  我嚷着要去。爹说,怪冷的,路又远。娘说,去就去吧,孩子还没进过城呢。爹没再言语。
  半夜里,娘就把我叫醒。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,把腿伸进冰冷的裤管。在锅台边喝了一碗娘刚熬好的包米粥。
  柴已装好了,满满的一车。天很冷,爹把一件破大衣扔在柴上,把我抱上去。
  我怀里抱着娘给烙的烙饼,包米面和一点白面、再放些葱花的那种。热乎乎的,整个身子都温暖着。
  老车在铺满积雪的乡路上吱呀吱呀地走,我家那匹老辕马很瘦,前面那头骡子是爹跟刘二叔家借的,拉得很吃力。
  爹问我冷不冷,我说不冷。我就躺在车上数星星。
  数着数着,我就睡着了。爹推推我说,醒醒,到了,下地走走,暖和暖和。
  我睁眼一看,车已停了,到了县城,牲口正在吃草呢。县城没有书里写得那样繁华,人也不多。
  离我们不远,有几个人围着一口冒着烟的锅在买什么。我问爹,那是什么?爹说,那是油条。我说,好吃吗?爹说,当然好吃。我吸了吸鼻子,果然有很香的味道。我想走过去看看,可又不敢。
  有人问木柴多少钱一斤,爹说3分。那人问2分卖不,爹说不卖。
  那人慢慢地走了。
  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他们都轻松地走着,穿着各色大衣,有的嘴上还蒙着一块白布,爹说那叫口罩。
  快到晌午,才又有一个人过来问柴价。
  爹说:3分。
  那人说:2分吧。
  爹说:那2分8吧。
  那人说:2分5卖不?
  爹说:那就2分5。
  那人说:能有多少斤?
  爹说:1000斤。
  那人说:就算1000斤吧。
  爹说:还是用秤称公道。
  车子吱呀吱呀地跟那人走了。
  那人住在一条很窄的巷子里,爹把柴一块块卸下来,用绳捆了,再一次次用大秤称。每称一次,那人在纸片上记一次。每称完一次,爹就把柴抱进那家院子里码好。爹抱,我也抱。那人说:小家伙,挺能干。
  那人问:你们是哪儿的?爹说:永头乡的。那人说:挺远吗?爹说:不远。
  抱完,爹问:多少斤?
  那人说:我算算。
  我说:1112斤。
  那人瞅我笑了笑,一会儿,他说:是1112斤,这小孩子还挺聪明。
  爹也笑了笑说:就算1110斤吧。
  那人说:不用抹,你们也不易。
  爹接过那人递来的钱,数了两遍,点了点头说:对对,正好27块8。
  爹把车赶出小巷,停在一个菜市场头儿上。爹说,饿了吧?我点点头。爹说,你吃饼吧,我去买点肉,你在这儿一定不要走开。
  爹去了,我从怀里摸出烙饼,不凉,好香,我一气儿吃完了4张烙饼,才想起没给爹留。爹买了两棵大白菜,4个大萝卜,一扎芹菜,一捆粉条,还割了2斤3两肉。
  我说,烙饼都叫我吃了。
  爹笑着说,爹不饿。
  到了卖油条的地方,爹停了车。我看那边筐里只有两根又小又蔫的油条。爹说,便宜点儿吧,我买了。卖油条的胖  妇人说,那就5分吧。
  爹把油条递给我:你吃一根,给你娘留一根。我吃了,那味道很香,很香。那一天,爹没有吃东西。回到家时,又是满天星斗,爹喝了3碗包米粥。腊月二十那天,爹给我5分钱硬币,说,过年了给你压岁钱。
  那5分钱我好久好久没有舍得花,春天里,娘又借去买了一盒火柴,还给我3分钱。
  那一年,我整整10岁,第一次拥有压岁钱。
(《中学语文》1999年8月)
【品  评】
  “父亲”在挣钱很不容易的困境中,整整一天没吃一点儿东西,仍然买油条给“我”吃,为什么呢?因为生活越是困难,父亲越是想到儿子。在不懂事的“我”由于饥饿难熬把烙饼全都吃了、怯生生地告诉父亲时,父亲只是“笑着说”“爹不饿”。为什么呢?因为,父亲心中只有儿子。他把儿子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,他对儿子有着无私的爱。


B


父爱昼无眠
尤天成

  父亲最近总是萎靡不振,大白天躺在床上鼾声如雷,新买的房子音响一般把他的声音“扩”得气壮山河,很是影响我的睡眠——我是一名昼伏夜“出”的自由撰稿人,并且患有神经衰弱的职业病。我想带父亲去医院看看,他这个年龄嗜睡,没准儿是老年痴呆的前兆。父亲不肯,说他没病。再三动员失败后,我有点儿恼火地说,那您能不能不打鼾,我多少天没睡过安生觉了!一言既出,顿觉野蛮和“忤逆”,我怎么能用这种口气跟父亲说话?父亲的脸在那一刻像遭了寒霜的柿子,红得即将崩溃,但终于什么也没说。
  第二天,我睡到下午4点才醒来。难得如此“一气呵成”。突然想起父亲的鼾声,推开他的房门,原来他不在。不定到哪儿玩小麻将去了,我一直鼓励他出去多交朋友。这样很好。看来,虽然我的话冲撞了父亲,但他还是理解我的。父亲在农村穷了一辈子,我把他接到城里来和我一起生活,没让他为柴米油盐操过一点儿心。为买房子,我欠了一屁股债。这不都得靠我拼死拼活写文章挣稿费,慢慢还吗?我还不到30岁,头发就开始落英缤纷,这都是用脑过度、睡眠不足造成的,我容易吗?作为儿子,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给我一个安静的白天,养精蓄锐。我觉得这并不过分。
  父亲每天按时回来给我做饭,吃完饭让我好好睡,就又出去。有一天。我随口问父亲,最近在干啥呢?父亲一愣,支吾着说:“没,没干啥。”我突然发现父亲的皮肤比原先白了,人却瘦了许多。我夹些肉放进父亲碗里,让他注意增加营养。父亲说,他是“贴身膘”,身体棒着呢。
  转眼到了年底。我应邀为一个朋友所在的厂子写专访,对方请我吃晚饭。由于该厂离我住处较远,他们用专车来接我。饭毕,他们让我随他们到附近的浴室洗澡。雾气缭绕的浴池边,一个擦背工正在给一具肥硕的躯体刚柔并济地运作着。与雪域高原般的浴客相比,擦背工更像一只瘦弱的虾米。就在他结束了所有程序,转过身来随那名浴客去更衣室领取报酬时,我们的目光相遇了。“爸爸!”我失声叫了起来。所有浴客把目光投向我们父子,包括我的朋友。父亲的脸被热气蒸得浮肿而失真,他红着脸嗫嚅道:“原想跑远点儿,不会让你碰见丢你的脸,哪料到这么巧……”
  朋友惊讶地问:“这真是你的父亲吗?”
  我说是。我回答是那样响亮,因为我没有一刻比现在更理解父亲,感激父亲,敬重父亲并抱愧于父亲。我明白了父亲为何在白天睡觉了,他与我一样昼伏夜出。可我竟未留意父亲的房间没有鼾声!
  我随父亲来到更衣室。父亲从那个浴客手里接过3块钱,喜滋滋地告诉我,这里是闹市区,浴室整夜开放,生意很好,他已赚了1000多块了,“我想帮你早点把房债还上。”在一旁递毛巾的老大爷对我说:“你就是小尤啊?你爸为让你写好文章睡好觉,白天就在这些客座上躺一躺,唉,都是为儿为女呀……”父亲把眼一瞪,“好你个老李头,你瞎说个啥?”
  我心情沉重地回到浴池。父亲追了进来,问:“孩子,想啥呢?”我说:“让我为您擦一次背……”
  “好吧。咱爷俩互相擦擦,你小时候经常帮我擦背呢。”
  父亲以享受的表情躺下来。我的双手朝圣般拂过父亲条条隆起的胸骨,犹如走过一道道爱的山岗。
(《杂文选刊》2000年4月)
【品 评】
  文章通过悬念的设置表达了无私的父爱。“父亲最近总是萎靡不振,大白天躺在床上鼾声如雷”,却又不肯就医。此悬念之一。“我睡到下午4点”,“突然想起父亲的鼾声”时,“原来他不在”。此悬念之二。“我突然发现父亲的皮肤比原先白了,人却瘦了许多”。此悬念之三。诸多悬念的布设,是为了父子俩在“浴场”邂逅之时的揭谜。真相大白之时,“我”积久的情感终于爆发,“失声”惊呼“爸爸”,面对朋友的惊疑,回答得那样响亮;“我”“感激”“敬重”且“抱愧于父亲”。故事通过催人泪下的情境表现了父爱的无私与伟大。
最后父子搓背一幕,升华了文章的意境:“父亲以享受的表情躺下来。我的双手朝圣般拂过父亲条条隆起的胸骨,犹如走过一道道爱的山岗。”寓意深刻,将对父爱的颂扬推向极致。走出说假话的误区,发乎性情的自然,谁都能开垦出自己的作文芳草地。

[小学]《落红》
[小学]一煮就“脸红”的龙虾
[小学]幸福是什么
[小学]我爱玩“抓特务”
[小学]迷人的喷泉
[小学]小学是个快乐的“少儿
[小学]一把金斧头
[小学]我希望能有一个哆啦A梦
[小学]小草的意志
· 我寄去的购书款为何还没收到
刘老师:您好!我于8月18日给您部寄去书款,欲买一本《中考作文制胜要领演练范例》。2...
· 有点疑问
一个偶尔的机会在学校图书馆看到了这本书,很好!我很希望订阅这本书,不知该怎么订阅...
· 如何投稿
请问:稿件是否直接发送到杂志上所刊登的电子邮箱呢?多长时间能知道稿件使用情况?谢...
地址:大庆市开发区作文成功之路杂志社 邮编:163316
联系人:刘志超 电话:0459-6292389 6292391 6292390
网站制作与维护:久久网络 黑ICP备09054580号